Wednesday, March 7, 2018

Die Welt ist wie ein Rauch und Schatten

不得不说, 有的作者完完全全是个明白人, 表达起来却无比内敛含蓄, 所有的激情, 所有的极端的东西, 都能用平和的方式表达出来. 可能文学和哲学的深处都是让人理性的, 理性是能够让人宽容的, 多角度的去看这个世界的, 而不是争论和愤怒.

很多东西都有高低, 比如审美, 艺术, 道德, 但不包括人的命运. 斯特里克兰德并没有关心过自己是不是天才, 却一直在画画. 还让人以为这是一个天才坚持理想的俗套故事.

像我这样不善良的人总是会觉得天才崇拜是一种悲剧.

天才是普通人对相对杰出之人做出的概括和评价, 但这些普通人在实际上是没有办法理解"天才"的创作的. 这种荒谬感和局外人里面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 默尔索参加母亲的葬礼, 却忘记了她死亡的时间, 抽了烟, 喝了牛奶, 几天后和女朋友做爱, 就被判了死刑.

人们试图解释世界, 就好像聋子试图解释音乐, 自以为听到了音乐.

世界的运行是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的. 这听起来有点马克思主义的色彩, 在给自己或者他人赋予意义的时候, 对他们存在的状态其实毫无影响.

很多东西都有高低, 但不包括人的命运. 一旦这么做了, 事情就开始变得荒谬.

世界是一团迷雾和烟影, 可能存在着看不见的上帝, 或者摸不着的深渊.

无论处在怎样的境地, 无论年龄, 受教育程度, 外界环境如何, 你的命运都不是在别人手里的, 但也不一定在你自己手里, 他只是按照客观规律在运行, 或许你可以对其施加影响, 做出选择和改变, 但到头来, 你将去何处寻找你的存在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ompiler Optimizations

Peephole optimization In  compiler theory , peephole optimization is a kind of  optimization  performed over a very small set of instruct...